资讯

NEWS

销售产品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销售产品

《梦中的那片海》:年代故事里的时代精神

发布时间:2023-12-03 03:41:29作者:宝鸡市创维电视维修部来源:浏览次数:898

  电视剧《梦中的梦中那片海》以上世纪70年代北京城中肖春生、佟晓梅等一干青年的片海成长为切口,借助人物情感、年代年代触感与地域质感的故事描摹,生动演绎了与时代偕行的时代激扬人生

  闫伟 朱斌

  近日,正在央视电视剧频道、精神腾讯视频和东方卫视播出的梦中《梦中的那片海》收到不错的社会反响,且引发了一些观众关于年代剧的片海热议。

  该剧以上世纪70年代北京城中肖春生、年代佟晓梅等一干青年的故事成长为切口,借助人物情感、时代年代触感与地域质感的精神描摹,生动演绎了与时代偕行的梦中激扬人生。剧作在讲述特定时代下人物经历艰苦困境的片海同时,也深度表现出这一代人所具有的年代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的精神气质,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跨越时空的价值传递与精神感召。

  立足多面相的情感摹写,让鲜活的理想信念与时代脉搏同频共振

  一段时间以来,“多角恋爱”似乎成为了某些年代剧的故事“标配”,充斥于不同时代面貌中的相同情感桥段令人审美疲劳,忽视了本应属于特定年代的独特意涵。《梦中的那片海》并未被这种“套路”套住“思路”,剧中主要人物肖春生、佟晓梅、叶国华、贺红玲的情感关系尽管也交织错杂,但剧作注意从细腻的情感积淀中形塑人物性格,将几人的感情纠葛在方寸之间处理得较为微妙且真挚。

  贺红玲考取文工团的前后,无论是心意相通、陪伴始终的肖春生,还是热烈追求的叶国华,以及为她默默相助的佟晓梅,均透射了那个年代青年纯真与热心。剧集通过这一侧面的书写,展现每个人不同的精神品质。肖春生与叶国华虽为感情竞争对手,但表演结束两人在台下的欢呼显现得真情流露;佟晓梅坚守作为医护工作者的职业初心。正是基于隶属过去年代的思维方式,剧中每个人的理想追求既表现为一种潜能和变量,又成为一种行为力量,与个体情感层面与时代语境相结合,显得自然而温情。这种理想与情感的有机考量,也为当下观众带来了“荧屏人生”的有益启示。

  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相结合,谱写年代剧独特的时代韵律

  《梦中的那片海》有意避开了年代剧中高度类型化的故事元素,而是将浪漫主义情愫渗透进叙事与审美之中,从而彰显剧集写意的魅力。该剧开篇,肖春生与佟晓梅相互逐影、游走在旧书库的交叉蒙太奇段落灵动而有趣,步伐的节奏配以轻柔的音乐如同一首舒缓动听的圆舞曲,此间埋设了两人日后相知的伏笔。

  同时,该剧关于人物的刻画凸显时代哲理的思辨,社会的急剧变化既让人感到困惑和焦虑,又让人对理想的可及性伴有憧憬和希望——“自由”成为青年一代理想表述的基本语法。叶芳不惜设计自毁名誉只为解除父母指定的婚约,佟晓梅毅然拒绝家中安排的稳定工作,这既对传统的“花好月圆”模式提出了诘问,也赋予了角色一种崭新的独立女性精神。《梦中的那片海》正因选择了颂扬时代浪潮中青年人积极向上的品质,使得“年代感”不再是背景化的空壳,也让该剧蕴涵的社会理性和价值更为连贯、深刻,触动观众去思考镜像中国的历时性变迁。

  以丰厚的地缘特性,写照时代传承的诗意笔触

  特定的故事空间存在着故事赋予事件的意义,该剧的出发点是北京城,但却不限于过往京味题材剧对“城内”民俗空间的表达,而是将冰场、胡同、长城、群山等元素联结为内外空间的互文具象,透过具有象征意义的地理空间迸发艺术创造力。

  肖春生与贺红玲相约出游长城,在烽火台上二人情不自禁吟诵伟人诗词《清平乐·六盘山》中的“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并演奏奔放、欢快的小提琴曲与口琴曲相和,这一场景辅以大远景的航拍镜头拉升,尤为彰显山河气派与民族情怀。

  剧中,肖春生父亲在患脑梗后常常不识子女、昼夜不寐,肖春生发现这一病理后,将其起居室改造为父亲熟悉的作战指挥室,慰藉父亲的一腔爱国情怀。对于北京城的立像描画,则从房间布置到街坊邻里,共同拓展了一个巨大的叙事空间。随着剧情铺展和时间推进,城市空间的延续和人物身份的变更,也寓示着一代人命运的跳脱,由此揭示了剧中“人生可不止这一片什刹海,外面还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咱”的主旨真谛。

  电视剧要讲好中国故事,必然要表现好人民群众的奋斗与梦想。《梦中的那片海》虽然在人物的饱满度、叙事的圆润感等方面仍有提升空间,但蕴含着以代际为纽带、以温良为特质、以地域为特色的“国剧”基因。剧作纵深处涌现出的绵延不绝的时代精神,为同类题材创作提供了有益启示。

  (作者分别为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研究部副主任,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博士后)

点击返回: